读者投书》恳请招联会召集人贺陈弘 留给孩子一条活路好吗


发布于: 2020-05-22

招联会召集人清大校长贺陈弘至高中演讲,遭到家长们拉布条抗议。   图:十二年国教家长联盟提供(资料照片)

最近大学指考寄发了成绩单。长达半年多的大学考招争议,身为第一线教师的我并不认为争议就会就此结束,这只是开端而已,只要校系指考比例仍旧严重偏低,争议还会延续到明年、后年。

近年来政府提倡大学多元入学,但是大学入学管道已失衡,已经严重影响指考生权益。由于今年学测5选4,再加上试题简单,造成同级分者大增,甄选入学制度複杂、志愿数限制只能填6个、审查重点未事先公布,都造成第二阶段书审面试筛选倍率从往年的3选1,变成4选1、5选1、6选1,甚至10几人选1,学生个个有机会却个个没把握!一堆考生準备备审资料、面试,最后惨遭淘汰,就算是通过者,也多为被迫选择的保底科系,非学生理想的志愿。白忙一场后的个申失利生以及不甘就读保底科系的学生又急急忙忙投入指考,然而又发现指考名额少得可怜,这叫这些孩子情何以堪啊!恳请招联会留给这些孩子一条活路,好吗?

尤其是指考,它是广大中下阶层子弟需藉由考试入学翻身、最低负担的入学管道,但是招联会的各校却急遽缩减指考名额,完全未考量甄选入学有资源不公的问题,侵害考生升学进路选择权,偏离多元入学精神,难道就不能回归大学招生法定比例初衷吗?大学校系招生本来就应该依法遵守申请入学不得超过45%上限,但是现在大学端为抢学生,却违法大幅扩增甄选入学名额,教育部是不是应该负起监督审查之责,严格把关,保障指考考生权益呢?

此外,三年后大学个人申请将参採高中学习历程,学习历程至少占分五成。儘管教育部已公布必採计学习历程,已让高中师生心理有所準备,但是教育部似乎没有考量到师资与经费都不足的社区或偏远高中,可能连课程都开不完整。小校教师人力匮乏,教师原本备课、授课、段考命题(一次段考一个老师要命2~5份)、竞赛指导、研习、作业批改、班级经营.....等负担就极为沉重;偏乡小校与都会大校开课数差异悬殊,多元选修、加深加广、特色课程等师资、教室、设备、排课等,小校均有实际上的困难,有的学校连正式的学科老师、专任辅导老师都没有,必修的正课都是代理老师上了,如何开很多选修课、如何做好升学辅导、心理谘商?隔行如隔山,每个领域都有它专业应养成的质量,新课纲又加重教师非专业、跨领域的研习增能、开课、备课与素养命题负担,更剥夺教师照顾、辅导学生的时间;学习历程要求教师认证,但作品有难辨真假与财富资源、文化刺激悬殊不同造成亮点差距的问题。尤其是一旦推动,等于强迫国三未定向学生或高中生涯尚未充分探索者提前分流,等于揠苗助长!

最后恳请招联会贺陈弘校长能将心比心,留给指考生一条活路!学习历程与考招是连动的,在大家对于学习历程还多所疑虑之下,身为第一线教师的我,在此为学生请命——请提高指考名额,保障指考生的权益!

文/李小曼(教师)

长达半年多的大学考招争议,身为第一线教师的我并不认为争议就会就此结束政府提倡大学多元入学,但是大学入学管道已失衡



上一篇: 下一篇:

图文资讯

打工度假是学习还是被压榨?学会规划让人生最有价值的 Gap

打工度假是学习还是被压榨?学会规划让人生最有价值的 Gap

Gap year 在台湾翻译为间隔年,通常是在大学与高中之间,或是大学毕业第三年,空出一整年去游历、短期工作,认识这个世界。在台湾一般人的认知中,学生有「间隔年

打工度假:澳洲究竟是淘金天堂还是苦劳地狱?

打工度假:澳洲究竟是淘金天堂还是苦劳地狱?

womany 编按:看着台湾的薪水被越压越低,工时越来越长,人们越来越不快乐,你心里是否也曾闪过「打工旅游」的念头?目前台湾人打工旅游最热门的国家:澳洲,舒服的

打工换宿下集:在森林遇见的那些人

打工换宿下集:在森林遇见的那些人

上集:留学半年也不够!重回瑞典打工换宿,窥探当地森林的自然风景 出走香港,进入一个陌生国度打工换宿,最大的收穫,不是省下多少旅费,而是眼界。旅途上遇到的人和事,

随机推荐